防范邪教

主页 > 防范邪教 >

第二专题 国内部分邪教组织

时间:  2016-10-10 15:27:36

  一、“法轮功”邪教组织
  
  (一)什么是“法轮功”邪教组织
  
  “法轮功”是一个打着佛教和气功的幌子、盗用佛教教义的邪教组织,由李洪志于1992年创立。宣扬所谓“法轮大法”,鼓吹“真、善、忍”。1999年7月国家取缔了“法轮功”,并将其定为邪教。
  
  1992年5月~1994年12月,李洪志利用办“法轮功辅导班”,神化自己,散布谎言,骗取练习者的钱财。一些知情者识破李洪志的谎言骗术,站出来揭露李洪志的江湖骗子嘴脸。
  
  1994年12月~1997年1月,是法轮功转变为邪教的时期。最重要的标志:一是“法轮功”全国性组织“法轮功研究会”(后改称“法轮大法研究会”)的建立,二是《转法轮》一书公开正式出版。“法轮功”有了可以呼风唤雨的唯一教主,有了一套可以控制练习者思想的歪理邪说,有了一个严密的组织体系。李洪志的一套精神控制术对练习者身心伤害凸显。更多的人开始关注和研究李洪志及“法轮功”问题,一些人勇敢地站出来同李洪志及“法轮功”进行斗争。国家新闻出版署查禁收缴李洪志的图书。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注销“法轮功”登记。1996年6月17日《光明日报》发表辛平的文章:《反对伪科学要警钟长鸣——由<转法轮>一书引出的话题》,7月24日国家新闻出版署发出查禁和收缴《转法轮》等五种图书的通知。
  
  1997年1月~1999年7月,是“法轮功”顶风进行违法活动的时期,是“法轮功”邪教本质和危害大暴露的时期,是社会各界同“法轮功”斗争最尖锐的时期。1999年7月22日,中央电视台发布了《中共中央关于共产党员不准修炼“法轮大法”的通知》(7月19日)、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关于取缔法轮大法研究会的决定》、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通告》,7月29日,公安部发布了对李洪志的通缉令。这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顺应民心、治国理政所做出的重大决策,是以李洪志为头目的“法轮功”邪教多年来践踏人权、目无国法、为所欲为的必然结果,是中国人民同“法轮功”邪教斗争的一次重大转折,是一个重大的胜利。
  
  1999年7月取缔“法轮功”组织至今,这场斗争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。这一阶段,表面上是同李洪志及其流窜到国外的邪恶势力的斗争,实质上是同境内外敌对势力进行的一场渗透与反渗透、和平演变与反和平演变、颠覆与反颠覆的严重斗争。
  
  (二)为什么说“法轮功”是彻头彻尾的邪教组织
  
  第一、“法轮功”搞教主崇拜。李洪志吹嘘自己是一个比如来佛祖、观世音菩萨、基督耶稣等都高的佛,只要习练他的功法死后就可上天堂,有病不需治疗,练功就可以治病。李洪志将自己说成是一个无所不知、无所不能的最高佛祖,具有神通、控制甚至隐身等功能,把自己打扮成能帮助世人躲过劫难的唯一救世主。为了让信徒信以为真,李洪志还把自己的生日改为释迦牟尼的生日,并让人把自己放在莲花宝座上模仿佛祖,说自己已经佛光普照,目的就是神化自己,搞教主崇拜。
  
  第二、“法轮功”搞精神控制。李洪志为了达到精神控制信徒、最终使信徒百依百顺的目的,使用了一整套卑劣的手段。首先它摆出一幅善良的面孔,关心疾苦,许诺满足健身祛病的要求,引诱人们加入;然后就办所谓的学习班,使学员不再相信科学,只能反反复复地读他的“经书”;若发现不灵,他就说心不诚,自己去找原因,不断地反省,不得有半点怀疑,死心塌地的跟他走。
  
  第三、“法轮功”编造邪说。李洪志编造了“世界末日论”来恐吓群众,说2000年地球即将爆炸,人类将会灭亡,只有相信“法轮大法”的人才可以躲过此劫。
  
  第四、“法轮功”聚敛钱财。聚敛钱财是所有邪教的最终目的,李洪志也同样想方设法敛取练功人的钱财,主要来源是制作、出版、发行、销售“法轮功”书籍、传单、影像制品、服装等。仅1992年5月~1994年年底2年多时间,李洪志就利用“法轮功”学习班,收费300多万元。在武汉,靠卖书获利9000余万元。李洪志就是靠榨取信徒的血汗钱,积聚了巨额财富,并用这些钱财来购买私人别墅、轿车、办护照、买绿卡和进行赌博活动等。
  
  第五、“法轮功”秘密结社。“法轮功”作为一个邪教组织,有着严密的组织机构。在北京,成立了“法轮大法研究会”,由李洪志担任会长,是该组织的最高头子。在全国各地,设立了39个辅导总站,下设1900多个辅导站,28000多个练功点。均有专人负责,一级对一级负责,可谓组织机构相当严密。1999年,李洪志又开始在美国、加拿大设立站点,利用互联网传播信息,形成了以国际互联网为载体的多种语言的传播网络系统,借助这个系统,他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调动人马,在国外发号施令。
  
  第六、“法轮功”严重危害社会。一是侵犯人权,残害生命。“法轮功”用邪说蛊惑人,使练功者抛弃伦理,放弃对社会、对家庭的责任,有的人为了练功圆满、上层次甚至亲自杀害自己的父母、妻子、儿女,然后自杀。在李洪志的精神控制下,1700多名“法轮功”练习者听信有病不用吃药的歪理邪说,拒医拒药而死;几百名练习者自残、自杀;30多人被“法轮功”痴迷者杀害。二是扰乱社会秩序,侵犯他人正常权利。“法轮功”恶意攻击任何与其意见不一致的人士和团体,侵犯公民的言论自由权利。早在“法轮功”邪教被政府取缔前,中国的新闻界、科学界、教育界、宗教界人士不断披露“法轮功”练习者因李洪志精神控制而导致死亡、精神失常、家庭破裂等事实。“法轮功”恼羞成怒,搞了数百次围攻威胁活动。他们煽动练功人员组织、策划、围攻当地党政机关,直至围攻党中央、国务院。1999年4月25日,他们纠集万余名“法轮功”学员围攻中南海长达24小时。“法轮功”破坏广播电视公共设施,剪断光纤电缆,进行电视插播违法犯罪活动。“法轮功”还进行大规模电话骚扰、恐吓活动,并通过互联网发送垃圾邮件。三是公然践踏国际准则。他们频繁发射非法信号,攻击我卫星转发器,干扰我广播电视节目的正常播出。四是以邪教方式进行政治活动。近年来,“法轮功”在境外加强政治性滋事,提出了系统的政治主张,竭力从事反政府活动,煽动颠覆政权,还与境内外敌对势力勾结,搞国家分裂和民族分裂活动。
  
  二、“实际神”邪教组织
  
  “实际神”又称“东方闪电”,组织内称“全能神”,因其最早经常使用的书籍《东方发生的闪电》,以及引用的《圣经》中“闪电从东边发出,直照到西边,人子降临也要这样”,故宗教界人士称之为“东方闪电”或“闪电派”。该组织是由黑龙江省阿城市原“呼喊派”骨干赵维山(灵名“全权”)于1993年建立和发展起来的,目前已蔓延至全国绝大部分省市。
  
  “实际神”以《话在肉身显现》为经典,以所谓“神”的话语鼓吹世界已进入末世审判时代,声称神已第二次道成肉身来到人间开展末世作工,要求世人绝对顺服神,听神使唤,最终建立神的国度,作王掌权。常用的宣传品还有《基督的发表》(又称《审判在神家起首》)、《那灵的作工》、《东方发出的闪电》、《神最后的说话》、《全能神你真好》(又称《跟着羔羊唱新歌》)等书籍和《国度的赞美》、《真理圣诗》、《新歌》等光盘。
  
  “实际神”对国家安全、政权稳定构成严重威胁,并已对社会造成了一定的危害。“全能神”称:“我来不是叫你们太平,乃是叫你们动刀兵。现在你们面前的仇敌到处在害人,你们准备好要上战场,为我打好那美好的胜仗。”污蔑称“中国是最崇拜撒旦的国家,因此遭我诅咒”,“中国是被我诅咒的国家,是大红龙的后代”(“大红龙”指共产党,下同),“中国是一个没落的帝王大家庭,生在这样的国家是枉活一世,来到世上倒不如落在阴间地狱,因为受大红龙的支配。”号召信徒“恨大红龙,有信心打败大红龙”、“要用生命挡住大红龙的枪口,振作起来,舍去生命,舍去一切,不惜个人的得失,在神的率领下与大红龙展开一场鱼死网破的决战,将大红龙灭绝,建立全能神的国度”。“战胜大红龙,才足以证明神在全地作王掌权,大功告成”,“神在大红龙的国度与之展开决战,将大红龙灭没。”“世界各国吞并中国,是我对大红龙的最有力的审判”等等,充分暴露出其欲推翻共产党政权的政治野心。同时,该组织以奉献为名大肆骗取信徒钱财,以所谓“现在脱离家庭的,父母的,妻子、丈夫、儿女的,便是进入灵界的开始”为名,以人要绝对顺服神,否则必遭神击杀等进行恐吓威胁,致使一大批信徒,特别是中青年信徒有家不回,有工不做,有田不种,有学不上,造成许多家庭破裂,甚至发生暴力冲突。该组织还通过散步谣言,宣扬世界末日等妖言邪说,制造社会恐慌气氛,对社会稳定造成了严重危害。其实质是一个反政府、反社会、反人类的邪教。
  
  三、呼喊派邪教组织
  
  呼喊派邪教组织创立于美国,教主李长寿,20世纪70年代传入我国。呼喊派的“末日论”邪说与其他邪教并无差异,但“获救”的方式迥异。一般邪教组织为避人耳目,多进行地下或半地下活动,即使在政府获得登记注册,成为“合法组织”,也进行一些必要的伪装,表现为平和亲善,与世无争,与人无争,特别是发展初期,势力尚弱,更是以“道德家”的面目出现,鼓吹“真善忍”之类。但呼喊派却以“惊人”的面目出现,努力制造恐慌,以“惊醒世人”。它的教义主旨是:信徒必须在聚会时尽力呼喊,呼喊的内容可以“随心所欲”,要喊出“心里最想说的话”。在当代社会人们心理压力增大的情况下,呼喊的这一行教方式很有效,于是信徒增加迅速。但“随心所欲”的呼喊内容,大多与社会秩序相抵触,具有明显的反社会倾向,而且这种通过呼喊方式聚集起来的信徒很容易走向极端,结成邪教组织。呼喊派邪教传入我国,首先在安徽立足,之后很快向全国蔓延,到20世纪80年代中期,已在20多个省市发现有呼喊派活动。
  
  在中国的呼喊派主要在夜间活动,信徒秘密聚会,学习《话在肉身中显现》等教义理论,并理论联系实际,互相散布对现时社会不满、对人类失望厌恶的言论,密谋“改朝换代”,进行无限制的乌托邦式遐想。集会结束,带着对现世的仇恨和对天国的向往,信徒各自狂喊口号,这些口号煽动仇恨,迷惑群众,十分反动,诸如“打倒×××”“消灭×××”等等。呼喊之后,迅即散去。宣称要针对政府搞“飞行集会”,集会的时间、地点都不固定,以躲避打击。呼喊派早期在农村活动,稍具规模后开始向城市渗透,并极力从知识分子、学生、干部中发展信徒。屡次被打击后,呼喊派改变了行教方式,完全转入地下,减少了飞行集会,特别在城市,不搞此类大目标的活动。
  
  呼喊派邪教在1983年被政府取缔,但呼喊派并不因被取缔而收敛,转入地下后,势力继续膨胀。1995年被定为邪教组织重申取缔。
  
  四、“观音法门”邪教组织
  
  “观音法门”由英籍华人释清海于1988年4月在台湾苗栗县成立。释清海,俗名张兰君,女,1950年出生于越南,祖籍广东。张兰君的父母系天主教徒,其从小随祖母吃素拜佛,又到天主教堂做“弥撒”,18岁以后到英国、法国、德国读文学。曾在德国红十字会当翻译,并从事照顾难民工作。同时行修佛教密宗、净土宗,研读其它宗教经典和哲学书籍。其从佛教“楞严经”中得出“观音法门”是唯一成佛的法门,能够得到最高等级的“真理”。为此,专门前往印度喜马拉雅山清静闭观修苦行,后到台湾受昙造戒,传播“观音法门”,以后向世界各地传播发展。目前,“观音法门”的活动涉及台湾全岛,并在香港、澳门、美国、英国、法国、德国等近40个国家和地区设立了100多个联络处。
  
  1989年9月,释清海率弟子入境到上海等地活动,讲经传道,开始向内地进行渗透。其主要渗透方式:一是以旅游、探亲为名派人入境,传播“观音法门”,建立“共修”聚会点,为信徒“印心”,颁发“证书”;二是在内地投资,建立渗透据点。曾在福建、上海、北京、深圳等地合资、独资办企业,以此为掩护,向各地运送“观音法门”宣传品;三是以健体强身、消灾治病为名,宣扬“观音法门”的观点,发展信徒;四是在内地寺庙中,发展僧侣加入“观音法门”邪教组织。
  
  近年来,“观音法门”邪教组织总部改变策略,其头目释清海公开煽动境内人员要“不顾一切走出来,到街上散发传单,刊登广告”,声称要在境内开办1000个“爱家”素食连锁店。要求境内的骨干成员从其网站下载以“素食救地球”为主题的传单样本和公交车体广告样本,在全国各大城市散发、张贴。受境外指挥和煽动,境内“观音法门”骨干成员通过大量印制、散发“素食救地球”宣传品,公开悬挂宣传“素食”及“观音法门”邪教组织网址的条幅,在公交车上刊登“素食拯救地球”的广告图片,在报刊上刊载有“观音法门”、“素食”内容的广告和文章,开办“爱家”素食连锁店等方式疯狂从事扩大组织、聚敛钱财的非法活动,严重危害社会政治稳定。
  
  五、“门徒会”邪教组织
  
  “门徒会”是陕西农民季三保于1989年成立的邪教组织。由于其骨干为“十二门徒”,所以叫“门徒会”。该邪教组织鼓吹参加“门徒会”,天国就会打开宝库,信徒们就会得到神恩赐的生命粮和生命水,有病治病,无病防病,免去一切灾难并升天成神。
  
  “门徒会”邪教组织的骗人手法:1.冒用基督教的名义欺骗群众。借用圣经中的语言,断章取义,将季三保的言论、行动牵强的同圣经中的某些言词扯上关系,蒙骗群众。2.宣传末世论。宣扬只有吃生命粮才能活命等歪理邪说。3.利用每个人的实际困难进行欺骗。针对一些群众无钱治病,借机宣扬只要加入“门徒会”,每天祈求就能治病。4.以“为神奉献”、“慈惠”、“周济”等名目欺骗成员交钱,供其挥霍。
  
  “门徒会”的危害:1.严重危害社会治安,制造社会混乱。他们宣传世界末日就要到来,导致群众无心生产,不种地,等待“洪水灭世”,准备升天。2.导致信徒家破人亡。“门徒会”宣扬能治百病,不用吃药,导致许多群众死亡。还有不少信徒因中毒很深,走火入魔,致使自残、自杀。3.从事严重暴力犯罪活动。“门徒会”以暴力威胁群众入会,对脱离的成员以致伤、致死的案件屡见不鲜。

版权所有  中共金塔县委政法委员会   陇ICP备13000688号 甘公网安备62092102000137号

服务电话:0931-8883786   网站邮箱:pajqzkwpp@163.com